忘羡 盾冬 顾懂
有空一起咕咕叫。

【茨狗】大天狗说他受到伤害了但是我觉得并没有

(发表自树洞深夜情感类话题板块)


======================

发帖人:弟弟最可爱

树洞君你好,今天我来吐槽。首先不要问我为什么来情感版块发表文章,其次我来简单的介绍一下。

我和弟弟住在三楼111寝室,我的弟弟长得超级可爱而且超级甜。跟他一个寝室本来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事情但是——第二天有个叫做大天狗来学校报到并且老师非常完美的把他分到了我们寝室。

刚开始觉得他特高冷,整的我都不会说话,后来混熟了知道他其实是一个笑点特低又中二的人。自从他来了之后每个夜晚我都只能抱着弟弟——的包子抱枕睡觉。

不是很懂他为什么看我睡觉都能乐半天。

其实吧宿舍里有个美少男还是挺养眼的,但是中二男大天狗就开始和我弟弟一起玩,比如说坐一个床上看搞笑图片,而且每次基本都是这样的:

弟弟:哈哈哈大天狗你看这个兔子多好玩啊。

大天狗:啊,哪个?

弟弟:这个啊(指)

大天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那根草真是哈哈哈哈哈哈长得那————————————————————么好玩哈哈哈(上不来气)

我都怕他笑过去。最重要的是他笑点不对啊???

大天狗学习挺好的,又跟他一个班的。所以我一般都负责收拾寝室卫生,他负责考试让我不挂科。

这种美好(?)的生活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左右,有个叫茨木的开始天天上我们宿舍找大天狗。

忘了说,茨木是个能让楼道里声控灯亮三秒,灭一秒,亮三秒,灭两秒,灭出节奏感的男同学。他好像是学解剖的,还喜欢烘焙。

你以为烘焙是挺文艺的爱好?

是挺文艺,那得看什么人了。像茨木这种专修解剖的学生来说,烘焙就是一个练习自己对器官印象的好爱好。比如每天给大天狗送内脏面包和心脏饼干就是他的爱好之一。

听弟弟说,前几天茨木送了大天狗一个大唧唧形状的饼干,大天狗和弟弟不敢吃,就留给我了。其实挺好吃的最特别的是里面还有白色的牛奶夹心。

大天狗老说他受到了来自茨木的饼干伤害。

?明明是我好吗?

后来冬天到了,学校里不让带有电的怕漏电,晚上独自躺在冰冷的床上就有一种被舍弃的感觉...以往我都是和弟弟一个床御寒,但自从大天狗来了之后——

弟弟:大天狗你睡了没有

大天狗:没

弟弟:冷不

大天狗:冷

弟弟:挤一挤?

大天狗:挤一挤。

之后他俩一个床了(手动再见)

基本都是我受伤好吗!

后来茨木家花了钱转到了我们班并且和我们一个寝室,分工就变成了:我和茨木负责打扫卫生+买饭,弟弟和大天狗负责不让我们挂科。

之后茨木的追求就更明显了,比如在大天狗生日的时候茨木亲手为他做一个心形的上面有小手可以一摆一摆还放着最炫民族风的小收音机;再比如绞尽脑汁的让马桶的冲水声变得更好听等等。

总之现在他俩在一起了,每天过着那老好的日子。

大天狗说他受到伤害了但是我觉得并没有。


评论 ( 10 )
热度 ( 82 )

© 子系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