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盾冬 顾懂
有空一起咕咕叫。

【茨狗】鉴情师

终于码完了(¦3____]

安心开下一个坑( ・´ω`・ )

*看漫画时的脑洞

*私设较多

*前篇戳我




大天狗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不渴的人,要忙着找水喝呢?仿佛着了魔一般。


就在茨木拉大天狗坐到自己膝盖上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黑羽。黑羽身边跟着一个长长的双马尾女孩,那是——


“跳跳。”


“什么?大天狗你别哭啊发生什么了?”茨木也看到了黑羽,但他旁边的女孩茨木不认识。刚想叫大天狗抬头时却发现大天狗的眼圈红了,没有任何理由的。


“没事,”大天狗从茨木怀里挣脱出来,“你别跟着。”说完就走向黑羽。“到底怎么了啊...”茨木嘟囔着,却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虽然小巷不亮,但绝对到不了看不清路的地步,不知怎的,茨木看大天狗走的却踉踉跄跄。


“......”大天狗一把拉开了跳跳,几乎是吼着问出来的,“你不是喜欢你的叔叔吗跳跳?你所谓的真爱呢?还有你黑羽,月白怎么办?”大天狗被茨木圈在怀里,泪水流了一脸。



“跟叔叔在一起我都会很开心。”


“等跳跳毕业了叔叔你就带跳跳去旅游吧~我们去丽江古城住客栈,去拉斯维加斯看太阳马戏团~”


“他喜欢叫我弟弟——但我们并不是亲兄弟。”


“他很宠我。”


........................


大天狗有时觉得自己特别失败,他甚至想冲出去扇黑羽,质问跳跳。可是他不能。


他能做的就是哭出来,在茨木怀里哭出来。


大天狗客串了无数角色,他唯一的台词就是为别人的爱情故事唱颂歌。那些得知真相的人们的眼泪将大天狗卷入绝望的漩涡,时刻警戒着大天狗这世界上没有靠谱的承诺,可伊甸园的禁果终会端上人们的餐桌。


茨木很慌。他看着大天狗哭的那么委屈却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一下一下拍着大天狗的背,一遍又一遍的低声说,“没事儿没事儿我在呢”


能相信他吗?大天狗想,我能相信他吗?



“你为什么要做这一行呢?”大天狗突然想起跳跳问自己的一句话,自己是怎么回答来着?“为了检测人心啊。”



黑羽和跳跳就站在那里一头雾水的看着在茨木怀里哭的大天狗,“大天狗先生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跳跳回想起大天狗吼自己的话,“他不会把咱俩当做是一对了吧?”


“哇怎么可能!”黑羽迅速退后一步双手抱胸,“我的身心乃至灵魂都是弟弟的好吗?”


嗯有点尴尬,大天狗想。合着自己想错了!不行我得赶紧走.......


“茨、茨木..”大天狗把脸埋在茨木衣服里闷闷的说,“你带我回家吧。”


-END-

后记:


“为什么你把我带你家去了?”早已为人母的大天狗问,“我当初明明说的是回家!回我家!”


茨木耸耸肩,表示他已经忘了这回事儿。本来就是嘛,老婆都追到了还记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听说后来,黑羽为这事儿跟月白解释了半天,不过两人现在又恩恩爱爱。


唯一的缺憾就是,跳跳没能和妖狐坚持到最后,那个女服务员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伤心的跑走了。



“诶大天狗你看,这是拉斯维加斯太阳马戏团的照片啊,好漂亮以后我们也去吧。”


洗碗的大天狗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照片,却发现照片上的一个人特别眼熟。


那是.....跳跳?


真·END

评论
热度 ( 33 )

© 子系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