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盾冬 顾懂
有空一起咕咕叫。

顺着网路打死你

点梗的妹子来收文w

黑白+茨狗

CV向   我对这方面了解不多,有错误我会纠正^


1.

黑羽是月白傻妈的死忠粉。


天天七点半就守在电脑前等傻妈上线的那种死忠粉。


同寝的茨木表示,有那时间为啥不去搞个对象?你看你弯的都成蚊香了。


说完之后继续和他的小男友大天狗煲电话粥。



黑羽是B站上小有名气的阿婆主,没事儿上传几个自己跳舞的视频刷刷存在感。靠着自己三个月一上传的速度成功揽到了几千粉。时间富裕的话还能透露一下他心心念念的月白傻妈最近的情况。


人人都以为黑羽大神和月白傻妈很熟。


但其实只是黑羽天天蹲到月白微博下看第一时间的信息,月白发的每一个微博他都赞并且转发,发照片的话他也会逐个细细的看一遍。每天还坚持给傻妈发私信,赞叹月白的声音有多好听。


到底有多好听?


茨木问过黑羽这个问题。黑羽立马把月白海报放下一脸认真的说:


就像你家大天狗用他的羽毛尖尖儿刮你心一样。


我家大天狗没有羽毛尖尖儿!


茨木回嘴,没等黑羽加以说明那只是个比喻后开始乐呵呵的遐想。



月白最近挺烦的。他微博地下天天有个叫做“傻妈专粉”的人评论一大堆话,还经常给自己私信。


说实话刚开始一段时间月白挺感动的,不过天天有个人艾特你估计你也受不了。


月白给大天狗打电话发牢骚,连打5次后对方依旧正在通话中。


得,准和他的男朋友茨木腻歪呢。


大天狗是月白好友,一个P站上的画手。平常给杂志社画插图挣点外快什么的。


隔了好久,月白的电话铃才慢慢悠悠的响起来


有事儿吗月白?


声音听上去比平时低了八个度,月白从小就跟大天狗一起玩,今个儿也不好再跟人家发牢骚,随便说了个理由就挂了电话。


烦。


打开微博,那个头像是黑头发拿镰刀的狂热小粉丝又在给月白刷屏,问今晚什么时候在上YY。


月白看的来气,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发了出去


“月月月白V:给你专门开一场。”



“我草草草草草!!!”


黑羽拿着手机坐在床上打滚,脚还踢到了茨木的脑袋。


“你嘎哈啊像杀猪似的!”


茨木结束了和大天狗的视频通话,头也不回的嚷嚷道


“傻妈回复我了,还说今晚给我专门开一场YY!”


“哦?”茨木转身挑眉,“这么长时间了他才回复你这一句?不行我得告诉大天狗去。”


茨木童子:宝宝?你知道黑羽傻妈约黑羽了吗?

大天狗:我不是你宝宝

大天狗:我哪知道他傻妈是谁(白眼)

茨木童子:好吧(委屈)

茨木童子:宝宝去忙吧(委屈)


大天狗:月白?别生气刚刚和茨木打电话呢。

月白:知道,我没生气。

大天狗:我不跟你说我对象有个宿友叫黑羽嘛,听说他傻妈要跟他约他出去面基呢。

月白:哦这样啊

月白:what's my JJ things?

大天狗:月白你变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67 )

© 子系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