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盾冬 顾懂
有空一起咕咕叫。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生活欢脱向(っ´Ι`)っ一篇就是一个小故事 

题目略长忽略就好

黑白+茨狗       OOC

*

1.

今天是月白的生日。


作为月白的邻居兼好友,大天狗带着茨木去商场买个小礼物,准备给月白个惊喜。本来大天狗还想叫上黑羽一起去,可无奈茨木不让,嚷嚷着什么他会破坏了两人的约会兴致。


两人站定在货架前,仔细想着月白喜欢什么东西或最近缺了什么东西。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毕竟黑羽那家伙会让月白缺东西?大天狗舍不下脸去问茨木,就斜着眼偷偷的望一眼茨木手推车里的东西。


两瓶二锅头。


大天狗心怀愤恨的想自己怎么就看上了他,之后也拿了两瓶二锅头。


从超市出来,在门口遇上了山兔、孟婆还有妖狐。五个人一合计礼物也不能太寒酸,就在附近蛋糕店买了个大蛋糕,妖狐亲自写了个小卡片:


祝你俩早生贵子             


到了鬼使夫夫家门口,五个人外加一只独眼蛙准备破门而入,给月白个surprise。


后来独眼蛙被黑羽拒之门外。


山兔有规律的敲了敲门: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茨木:规律???


月白开门后先是一惊,之后对黑羽勾起嘴角笑了笑。黑羽全程对着门外的五人黑脸。


独眼蛙:大概是因为你们都来了所以他俩不能做爱......做的事吧。


茨狗组把礼物递上去,月白抱着四瓶二锅头哭的跟什么似的,边哭嘴里还边说长这么大了第一次有这么多人给自己过生日。


黑羽赶紧拿纸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


山兔、孟婆和妖狐把礼物递上去,妖狐还贴心的说蛋糕里面有个小纸条。


今天黑羽破天荒地的让月白碰了酒,大天狗也非得要陪月白喝几杯,茨木阻止不了,就坐在大天狗旁边神色庄重。


到了十二点多的时候月白和大天狗变成了对瓶吹,黑羽和茨木讨论怎样才能让自家媳妇儿变得主动一点。


山兔和孟婆看势头不对就先撤了,临走前还一并带走了想看热闹的妖狐。


等黑羽和茨木反应过来的时候,月白和大天狗已经变得神志不清,晕乎乎的。桌子上的两瓶二锅头已经见了底,大天狗正要拿第三瓶。


哎呦我的祖宗哦


茨木赶紧上前把大天狗扒拉开,摸摸这摸摸那低声询问。大天狗全程不说话,看着茨木一阵傻乐。


黑羽把月白跟大天狗送进了卧室让他俩清醒清醒。


等到一点多,俩人把餐厅都收拾完后进卧室找各家媳妇儿,却发现月白跟大天狗搂在一起睡觉。


黑羽:你能不能把你家那位挪开?


茨木:这话我原封不动的还你。


两人正拌着嘴,从床上突然就传来一阵哭声。黑羽跟茨木以SSSSS的速度上前发现是月白红肿着眼睛。看见两人都过来了,又哭了几声。


大天狗躺在床上听见哭声,迷迷糊糊的坐起来也哭了。


黑羽好生哄着才让月白止住泪水,抽抽搭搭的说,“你们....你们不让我喝酒.....”说完又把脑袋埋进黑羽肩窝里继续抽搭。


黑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自制力这么脆弱。


茨木那边也好不到哪去,大天狗不说话,就一直小幅度的扇乎着翅膀,最后俩胳膊环住茨木脖子蹭了蹭。


茨木:黑羽你流鼻血了


黑羽:茨木你也是。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115 )

© 子系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