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盾冬 顾懂
有空一起咕咕叫。

软绵绵的储备粮

准备用这篇文来掩盖不开车的事实(捂脸)

黑羽狼 * 月白羊


*

枯黄的树叶从颤抖的细长树枝上飘落下来,冷风依旧猛烈的吹着。

“要冬天了...”

黑羽烦躁的摇摇尾巴,想告诉爸爸妈妈准备过冬时却猛然想起来,爸爸妈妈已经被农夫打死了。

昨天,妈妈去袭击农夫家养的绵羊,不小心踩到了捕兽夹而惊醒了看门的猎狗;爸爸也因为救妈妈被农夫一枪打死。

黑羽摇摇脑袋上的落叶,转身跑到了他新盯上的羊群的不远处看管。

“嗯...头羊虽然个大肉肥,但是我好像打不过QAQ”

黑羽看着自己小小的黑色身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个母羊看着挺好吃的啊,但她肚子里有小宝宝....我不能吃她。”

“哎?那个小羊是什么时候来的?”

黑羽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头小羊上,雪白的毛稳稳的附在前额,两个小羊角若隐若现的埋在羊毛里,四只小蹄子干净小巧。那只小羊羔正在为数不多的绿色青草丛里蹦跶,屁股后面的一小堆白毛球球构成的尾巴也随着身体动的幅度轻微晃动着。

有那么一瞬间,黑羽好像想起来什么。

【弟弟.....】

不知什么时候,天色慢慢的变暗了,黑羽空着肚子回到了没有爸爸妈妈的石洞里。望着月亮却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只小羊。到了下半夜,黑羽终于忍不住跑了出去,到白头的地方想去看看小羊。


小羊没有睡,脱离群体的独自一羊趴在石头上。

“嘿。”

黑羽小声的打招呼,“你怎么不睡觉?”

小羊好像没有见过狼,看到黑羽也不躲,就只是换个方便和黑羽对话的姿势继续趴下,

“你不也没睡?”

“嗯,也对,我的意思是,你叫什么?”

黑羽走上前两步,想看清小羊的面孔。

“月白,我的名字。”

小羊背部躺在石头上,四个小蹄子举向天空。外面很黑,黑羽却意外的能借助月光看清小羊。风微微的吹过,让大地留下痕迹。


秋天过得很快,一转眼冬天就到了。

绵羊们要开始找新的栖息地了,现有的栖息地草丛已经没有了。黑羽躲在树后,看着头羊依旧沉稳的走在最前面,公羊把母羊和小羊护在中间。月白依旧一只羊默默的走在队伍最后面,时不时像等待着谁一般停下向后张望。

“唔.........”

黑羽想让月白留下,可嗓子里却发出沙哑的嘶吼。他刚刚和争夺自己地盘的大公狼打过一架,身子上有大大小小的伤。

月白没有听到声音,也没有看到黑羽,就垂下头,继续走在羊群的最后。

黑羽抬起已没有多大力气的爪子,向前跑去。羊群越走越远,月白的身影逐渐变得越来越小。黑羽跑了一会儿,慢慢的停了下来。他跑不动了。


月白终于在大雨即将落下的时候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缩成团的黑羽。

“咩.....”

月白想喊黑羽起来避雨,可是黑羽没动。月白就看了眼妈妈,看了眼爸爸,看了眼羊群。

“咩~”

月白向黑羽跑去。


等黑羽醒来时,一狼一羊已经在山洞里。月白正用热乎乎的身子给黑羽取暖,见黑羽醒了,高兴的咩了一声,站起身抖抖草。

“你要走么?”

黑羽也站起来,因为腿受伤而踉跄了一下。

“不,只是去找东西吃哦。”

月白笑了下,用两条前腿趴在黑羽身上,“我怎么舍得走。”


后来啊,春天来了,森林里大大小小的动物就看到一只狼和一只羊并排行走着,有说有笑。


END

烂尾了抱歉(土下座)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子系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