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盾冬 顾懂
有空一起咕咕叫。

【顾懂】你的心跳属于我

:ooc我的锅

他们属于彼此

全员吐便当

------------------

上午训练完闲聊的时候,石头抱着枪要给大家伙讲鬼故事。



“诶诶,你们知道不,昨儿我听说晚上12点多仔细听能听见敲宿舍门的声音。”



顾顺乐了,“开门后进来谁啊?队长?副队?”



“你别打岔。他们说从门缝看过去能看见个女的脸,谁都没敢开门。”



“你晚上是不是偷庄羽天线连网看鬼片了?”佟莉边擦枪边说,“净整那些有的没的。”



“诶佟莉你咋也不信我呢,我亲耳听见他们说的,还说那个女的没有下半身,她要敲你门的话你千万别开啊。不过开了她可能还打不过你呢,没有下半身可能才到你腰那么高。”石头两手比划着想象中的女鬼高度。



顾顺听的无聊,想叫他的观察员一起回宿舍收拾东西时却发现李懂听的比谁都认真。



李懂眉毛皱在一起,双唇紧闭,目光紧紧的盯着石头。



顾顺叫他,“李懂,咱俩收拾东西去啊。”



李懂没说话。



“李懂?”



顾顺走过去拍李懂肩膀,李懂才睡醒似的站起来,“啊?”



碰到李懂的一瞬间顾顺好像感觉到李懂心跳很快。



“我说咱俩回宿舍收拾东西去啊?”



顾顺注意到说到“宿舍”时李懂眉头皱了一下。



“或者先吃饭也行,要到饭点了。”



李懂点点头,恍恍惚惚的跟着顾顺走。顾顺嘴里嚼个口香心里合计李懂不会是怕鬼吧?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李懂端着盘子缩进了角落里,顾顺找了半天才找着。



“懂啊,你这饭也没见少啊。”顾顺拿着盘子坐李懂边上,“有啥事儿跟哥说说?你别听石头瞎说,他就合计吓唬佟莉呢。就算真有鬼敲门不还有哥呢吗?到时候哥第一个拿着枪上,谁让哥喜欢你呢。”



李懂有些脸红,“下午还有训练呢。”



顾顺心里说这俩事儿之间有关联吗嘴上嗯嗯答应着。



下午训练李懂依旧心不在焉,顾顺有些着急但也没说什么。晚上回宿舍时俩人先后洗了澡就上床睡觉了。



李懂睡不着。眼睛一闭就是石头描述的女鬼:没有下半身、面色惨白、站在宿舍门后等你开门。



好吧。除了第一个以外剩下的都是李懂自己脑补的。



虽说白天听完了之后也没有多吓人,可晚上没有事儿干就自动脑补起来了。



“李懂!”



顾顺没好气的叫了一声,“你要睡不着就上我床上咱俩干点别的,别老像烙饼似的。”



李懂立刻不动了,眨巴一双眼睛就是睡不着。



顾顺叹了口气。



“你害怕?”



“不是。白天石头讲的我心里老想着。”



“你想那些干什么啊?你心里应该老想着我。还有白天我说的是真的。”



李懂不说话了,心想他这个人到底什么意思啊。



“要到12点了吧?”



顾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啊?”



“我说要到12点了吧?”



李懂“嗯”了一声,就听见顾顺下地,然后来到自己床边的声音。



“顾顺?”



李懂翻身想看他要干什么,还没起身就被顾顺压了回去。顾顺伸手捂住李懂耳朵,然后凑到李懂跟前说,“就算真有鬼敲门你也听不到了。”



他顿了顿,“其实白天石头的话你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行,或者你就把他的话当真,然后每天晚上上我床上睡去。”他笑了一下,“懂啊,我是真喜欢你。”



“你说你白天为了一个鬼故事心跳那么快,以后能不能为我也心跳那么快?”



“李懂,你的心跳属于我。”



李懂点点头,又怕顾顺看不见。



“好啊。”



fin.


“咚咚咚”



李懂:“......到你拿枪第一个上的时候了。”

顾顺:“别这样,我们不开门就行。”



“顾顺李懂!给我把门打开!”



顾顺:“为啥这女鬼的声音有点像男的。”

李懂:“我听着有点像队长的。”



第二天



队长:“顾顺李懂!你俩介意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昨天晚上把门打开以后看我的表情像看鬼一样吗?”

顾顺:“队长,晚上12点多敲门我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鬼不是你啊。”

石头:“??昨晚敲门的是队长?我躲门后站了一晚上,腿酸死了。”



顾顺、李懂、队长:“......”



真.fin


 @锁骨窝里倒牛奶 













评论 ( 7 )
热度 ( 139 )

© 子系町 | Powered by LOFTER